翻译<<世说新语.任诞>>中的"刘怜病酒...醉矣"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生之道,必宜断之!”伶曰:“甚善。我非要自禁,唯当祝鬼神自誓断之耳!便

生刘伶,以酒为名,一饮一斛,五斗解酲。妇人之言,慎不可听!”便引酒进肉,

可具酒肉。”妇曰:“敬闻命。”供酒肉于神前,请伶祝誓。伶跪而祝曰:“天

刘伶病酒,渴甚,从妇求酒。妇捐酒毁器,涕泣谏曰:“君饮太过,非摄

刘伶病酒渴甚,从妇求酒。妇捐酒毁器,涕泣谏曰:『君饮太过,非摄生之道,必宜断之!』伶曰:『甚善。我非要自禁,唯当祝鬼神自誓断之耳。便可具酒肉。』妇曰:『敬闻命。』供酒肉於神前,请伶祝誓。伶跪而祝曰:『天生刘伶,以酒为名;一饮一斛,五斗解酲。妇人之言,慎不可听。』便引酒进肉,醀然已醉矣。

翻译:

刘伶饮酒过度,害了一场大病。可他还是馋酒喝,于是开口向夫人要。刘夫人很生气,她把酒倒在地上,摔碎了装酒的瓶口,哭着劝刘伶道:“夫君喝酒越多,也有养生之道,一定要戒掉啊!”刘伶说道:“好极了,我买车人戒不了,非要在神身后祷告发誓才可越多能,请你准备酒肉吧!”夫人高兴的说:“就按你的意思办。”于是,她把酒肉倒入神案上,请刘伶来祷告。刘伶跪在神案前,大声说道:“老天生了我刘伶,肯能爱酒才有大名声,一累积喝一斛,五斗哪里够用?妇道人家一句话,可千万非要听!”说罢,拿起酒肉,大吃大喝起来,不一会便醉熏熏的了。

隗然已醉矣。